13528007688
您的位置: 印象鹅城 » 鹅城文萃 » 相亲

鹅城文萃

    産品分類

      联系我们

      相亲

      2017-07-01 02:42 印象鹅城

      /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顾志教授离婚后给了前妻一笔安置费,把她送回了家乡辣椒园,自己带着个上小学的儿子,买菜买粮、当爹当娘的凑合了几年。好友们看他忙得有时都顾不上儿子,想着帮他张罗个对象。顾志教授推诿不掉,便固执的放出底限:“要我相亲可以,但是女方必须是没生过孩子的,首先要保障我儿子的权益!”

       

      会计红梅推荐她的大学同学秀珍:“秀珍人长得好,皮肤白嫩,年龄也才三十出头,在政府部门做会计,家庭条件不错,有房有车,她是因前夫酷爱赌博才离的婚,没生过孩子。顾教授,我跟秀珍说过你的情况,她对你很满意,你们俩抽时间见面吃个饭,互相找找感觉怎么样?”

       

      “听你介绍感觉她还不错嘛,好吧,我在毛家饭店定个房,今晚就见面。”顾教授爽快答应。

       

      一番通话后,红梅跟顾教授建议:“秀珍今天肠胃不舒服不能吃辣,能否换一个客家饭店?她是客家女子呀。”

       

      “哦,今天不能吃辣,那就改天再见面吧,还是定在毛家饭店。”顾教授没多想随口应道。

      又一番通话后,红梅面有难色:“顾教授,秀珍不是肠胃不好,是她不愿意吃辣椒,找借口,您能否屈就一下,像个绅士尊重女性那样,以后跟她在一起就戒掉吃辣椒的习惯好吗?”

       

      顾志教授跟他的名字一样固执:“我是湖南人,每天至少要吃一顿辣椒,没辣椒我吃不下饭,我自家楼上每年都要种几十棵辣椒呢。看来我跟秀珍的饮食习惯大不不同,真要是生活在一起不吵架才怪咧,到那个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!”顾教授非常理智:“谢谢你了红梅,既然是这样,我就不跟秀珍见面了。再说了,就当是做个好人,我们给他们夫妻一个重归于好的机会吧,啊,哈哈!” ……

       

      次月,好友李校长帮顾教授物色了他们学校的系主任马兰,马兰长得高挑丰腴,性情直率,浪漫执着,是才貌双全的大龄剩女,年龄已过三十,偶尔吃点辣椒。在李校长夫妇的巧妙安排陪同下,顾教授和马兰在东北菜馆见面了。

       

      见到马兰的模样,顾教授感到十分满意,主动殷勤的给各位倒茶、夹菜、敬酒,酒过三巡、菜过五味后,顾教授歇下来惬意的点燃一根烟想轻松一下。

       

      看见顾教授大大咧咧的又抽烟又喝酒的,马兰面色有些不悦:“顾教授,我们是第一次见面,跟你说实话吧,我是不太喜欢男人抽烟、喝酒的。”

       

      “就是,马上把烟灭了,以后顾教授要尊重马主任呵,一定要戒烟、戒酒,在生活习惯上拉近跟马主任的距离,我们马主任可优秀着呢!”李校长夫人严肃打趣的调侃。

       

      “好的,好的,我以后一定争取戒烟、戒酒!”顾教授赶紧掐灭烟头表示歉意,转身问马兰:

       

      “马主任,斗胆问一句,平时你都有什么兴趣、爱好和习惯啊?”

       

      “我喜欢看书,喜欢爱我的人能够天天陪在我身边散步、念诗。”马兰的表情由阴转晴。

       

      “可是男人们要谋生,不可能天天陪在老婆身边呀,不然怎么养家糊口?”顾教授解释。

       

      “我不需要他去赚那么多钱,我的工资有那么高,足够养活家庭,他有正式工作就可以了,工资多少真的不重要,只要他有一定的文化造诣,能迎合我的兴趣和爱好,能天天陪着我散步、吟诗就行。”马兰脸上带着憧憬的笑容。

       

      散席后,回程车上,李校长问顾教授:“兄弟,感觉马兰怎么样?”

       

      顾教授皱着眉:“说心里话,马兰人确实很优秀,也很招人喜欢,就是生活习惯我无法接受,男人要是不去赚钱,靠女人来支撑这个家,那不是让人笑话吗?就是我的儿子也会看不起我的。再者说了,我是靠业务工作吃饭的,不抽烟可以,不陪酒?我怎么开展业务呀?而且业余时间我还要到本市的几所大学去讲课和企业培训呢,哪有那么多时间天天陪她散步念诗玩浪漫呀!” 顾教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:“看起来,我和马兰又是没有缘分哪!”

       

      “你先别着急,接触接触再说嘛,说不定一段时间后她会改变一些的。” 李校长建议。

       

      “好吧,如果她能改变一些习惯,就让她给我电话另约吧。” 顾教授思考着怎么把握原则。

      一个月后,李校长打来电话:“顾教授,马主任刚才问我,你怎么一次都没有跟她联系啊,她对你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呀?”

       

      “李校长啊,我不是说了吗?等她觉得可以改变一些习惯,再电话另约我呀!”顾教授回话。

       

      “你这个家伙怎么搞的,哪有让女孩子主动的嘛,快点跟马兰联系!”李校长有点生气。

       

      “好好好!马上!马上打!”顾教授挂断电话,随即拨通了马兰的手机:“你好,马主任,我俩约个时间单独见个面吧?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顾教授约李校长喝啤酒:“李校长,说心里话,马兰她确实有些在意我,但是必须要我改掉一些不良嗜好,能陪她散步吟诗。我也觉得马兰非常优秀,条件那是相当的不错,自己还买了商品房。我希望她能理解我们男人,理解我的事业,理解我的家庭,我不能吃软饭啊!读书是为了对社会多作贡献,不是为了玩浪漫的。可惜啊,我们俩谁都不让步,两个人无法走到一起,让李校长您费心了!我和马兰马主任的事就到此为止吧。” ……

       

      李校长望着顾志教授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顾志啊顾志,你实在是太固执了!”

       

      转眼又过了几个月,国庆节顾教授的同学们聚会时,平时很少跟同学来往的小学教师王芳,才知道顾教授已经离婚,正好她们小学有一位女音乐老师杏子未婚待嫁,便极力想促成他们俩,还给顾教授发去了自己和杏子的合影照。杏子非常漂亮,模样长得特像日本电影明星山口百惠,只是之前过于挑三拣四,稀里糊涂的就让年龄过了三十岁,成了大龄剩女了。

       

      经王芳同学撮合,顾教授和杏子搭上线了,俩人在QQ里聊得很投缘,杏子确实很吸引人,穿着打扮极为得体,QQ聊天时也很讲究浪漫情调,是那种让男人一看就特别喜欢的女性,面相性情温柔,而且能吃辣椒。经过两个多月的网络交流,俩人相约在元旦上午的九点半准时见面,在西湖公园里面的苏堤玩月玩一个浪漫的鹊桥会。

       

      元旦到了,顾志教授在九点二十分就抱着一捧康乃馨坐在苏堤玩月的石栏杆上,面容甜涩、眼睛半闭半睁的想象着俩人见面时的欣喜场景,想象着杏子会穿什么美丽的时装来跟自己约会。

       

      一直等到十点半,被阳光暴晒的顾教授头都晒晕了,杏子还没来。顾教授拨打杏子的手机,关机!再拨打王芳的手机,王芳也不知道杏子是什么原因没来约会。顾教授有些懒洋洋的抱着康乃馨往西湖公园里面闲逛,走到九曲桥时,意外遇见了随团来西湖旅游的前妻的闺蜜肖婷。

       

      肖婷告诉顾教授:“这几年,你的前妻一直都没打算再找配偶,她跟我说她还是在乎你的,她好想回来看看儿子,又怕你不给她好脸色看。当初你们俩都是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才离婚的,又不是什么生活作风问题,本来就没什么大矛盾。现在她很后悔,又特别想儿子,我看你们俩还是重归于好算了!” ……

       

      跟肖婷道别后,顾教授顺着留丹亭、堰龙桥和迎仙桥,晃荡到了丰诸园,正欲到荷塘边时,突然看见前面有一对说笑着的男女,肩并肩的蹭靠在一起,看着忒亲热,那女的长得极像日本电影明星山口百惠。顾教授恍然之间明白了什么,气血往直头上涌,坐在丰诸园凉亭的凳子上慢慢缓过气来,看着对面的男女拨通了儿子的电话:“儿子,赶紧打电话叫你妈妈过来相亲!”

       

      儿子被搞得莫名其妙:“爸爸,什么意思,叫我妈妈赶紧过来相亲?相什么亲?跟谁相亲?”

       

      顾教授定了定神:“怎么,没听清吗?叫你妈妈过来探亲,探你的亲,过来看你,你把咱们家那间客房打扫干净,留给你妈妈住。告诉你妈妈,别忘了一定要多带些辣椒园的辣椒过来。”

       

      “哦!耶!我马上给妈妈打电话,妈妈要来看我喽!”电话那端儿子迸发出了久违的快乐。

      顾教授刚合上手机,荷塘边的那位男青年拉着“山口百惠”的手依依不舍后分手离开了,随后“山口百惠”拿出手机拨号,没曾想顾教授的手机响了:“顾教授,不好意思,我一位朋友一大早就出了点事故,我们把他送到中医院紧急治疗,现在才刚刚抢救完,我的手机又没电了,之前没法通知你,对不起了!现在你在哪儿啊,你到中医院对面的丰诸园来可以吗?”

       

      手机里杏子的声音跟荷塘边打电话的“山口百惠”口型是那么的吻合,顾教授已不再生气,面容露出了淡淡的苦笑,冷冷又铿锵有力的回道:“不用了,我在丰诸园已经相亲了!” 顾教授合上手机,随手把那捧康乃馨丢进了丰诸园凉亭旁边的垃圾桶里。